栏目导航

news

康熙字典

主页 > 康熙字典 >

告别“民营医疗第一股” ST恒康迎来重整投资人新里程

发布日期:2022-01-14 11:35   来源:未知   阅读:

  引发债务危机,因危机升级走向重整之路,经历了最为跌宕起伏的一年。期间,多家大型集团、投资机构先后下场,剑指*ST恒康的实际控制权,最终新里程折桂。

  目前在陇南中院的监督指导下,*ST恒康管理人正与新里程健康协商签署重整投资协议等相关文件,并持续推进破产重整相关工作。

  同时,*ST恒康的近万名职工,静待重整的继续推进。一位在重整投资人遴选评审会(以下简称“遴选会”)投票的院长表示:作为基层医院院长,包括医院很多职工,选择重整投资人的标准是希望投资人是长期做产业的,医院才能有未来,而不是为了重组而重组,只关注二级市场收益。

  2020年7月,华宝信托因京福华越(台州)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京福华越”)和京福华采(台州)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京福华采”)的纠纷,将*ST恒康告上法庭,要求对两支基金进行强制清算,支付合伙权益收购款和逾期利息等共约9亿元。

  此时,恒康医疗因连续两年巨亏而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总资产常年徘徊在30亿元以下,其实际控制人阙文彬质押了不少股票。*ST恒康和阙文彬的融资能力降至低点,无资金实力应对这一诉讼。

  *ST恒康前身为“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拥有我国知名中成药“独一味胶囊”。阙文彬于2013年把医疗服务作为核心产业之一,并将公司改名为恒康医疗。

  接下来的几年里,阙文彬通过并购等方式布局11家医院,包括大连瓦房店第三医院(以下简称“瓦三医院”)和江苏省盱眙县中医院两家三级医院,床位近8000张。作为最早试水“医药+医疗”模式的弄潮儿,恒康医疗颇得资本市场追捧,一度市值超过300亿元。阙文彬的身家也随之水涨船高,有“甘肃首富”之称。

  京福华越与京福华采成立于2016年底和2017年初。*ST恒康作为劣后投资人发起,分别出资0.592亿元和0.638亿元;民生信托认购了全部中间级份额,分别为1.38亿元和1.49亿元;华宝信托持有全部优先级份额,分别为3.95亿元和4.25亿元。

  两支基金不但结构类似,且都有回购条款,即当基金清算时,如果其他合伙人累积获得的收益低于“全部最高参考收益及实缴出资额之和时,恒康医疗或者指定的第三方应收购优先级有限合伙人和中间级有限合伙人持有的全部合伙权益”。

  这就是典型的“明股实债”基金,*ST恒康出资仅1.38亿元,撬动起12.24亿元的资产规模,先后收购了兰考县人民医院、兰考堌阳医院、兰考东方医院和泗阳县人民医院。这四家医院的业绩都被*ST恒康并入了报表,2020年,它们的收入之和占*ST恒康总收入的35%,堪称上市公司的核心资产。

  2020年12月2日,阙文彬与深圳海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王集团”)、五矿金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矿金通”)签订《重整投资合作框架协议》,约定“海王集团解决京福华越、京福华采债务后,阙文彬将其持有的恒康医疗 19.90% 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海王集团”。

  接下来的一个月,风云变幻。益佰制药(600594.SH)公告称,拟从华宝信托受让2/3的两支基金优先级份额。但很快宣布退出竞购。

  新里程健康的母公司新里程医院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里程集团”)宣布,已收购两支基金的全部优先级份额。

  新里程集团副总裁关恒业表示:“当时新里程以足够的实力和诚意,斥资超过8亿买下两支基金的全部优先级份额,希望通过停止对两支并购基金的清算、免除对*ST恒康的罚息并注入优质资产的形式来实现保壳。此后,新里程一直没有提出对两支基金进行清算,从而避免了上市公司核心资产被拍卖而引发的退市风险。”

  12月30日,*ST恒康公告,海王集团向民生信托支付1.35亿元购买两支基金的中间级份额。

  然而,海王集团此举已回天无力。2021年2月9日,*ST恒康公告,此前与海王集团签订的协议终止。阙文彬与新里程健康、五矿金通共同签署新的《重整投资合作协议》。几方约定,新里程将通过认购上市公司资本公积转增股本的方式获得上市公司股份和控制权。公告指出,此举为避免恒康医疗直接退市或导致破产清算情形发生。

  关恒业表示:“如果执行这一协议,恒康医疗重整顺利完成,就能彻底解决上市公司债务危机。”

  2020年8月,广州中同汇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恒康医疗债务规模较大、资产负债率较高、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性为由,向法院申请对恒康医疗进行重整。

  2021年7月8日,甘肃省陇南中院裁定受理上述重整申请,并于2021年8月6日指定北京市君合律师事务所、甘肃阶州律师事务所为*ST恒康管理人。9月,*ST恒康管理人公开招募和遴选重整投资人。新里程健康和中民医疗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民医疗)报名参选,并各自提交了重整投资方案。

  众所周知,一家有着现代制股份公司正常运转时,其重大决策的最高决策机构是股东大会;当它无力清偿债务进入破产重整后,其决策权就得让渡出来,由法院指定的管理人组织债权人代表进行重大决策。

  活跃在*ST恒康股吧的投资人,原本普遍认为新里程健康稳操胜券。除了在2020年底买下两支基金的所有优先级份额,新里程健康一直积极试图解决*ST恒康的危机。

  3月9日,*ST恒康与新里程签署了《指定回购协议》,指定新里程受让京福华越和京福华采的部分中间级份额。

  3月29日,*ST恒康改选董事会,新里程健康董事长林杨林当选为董事长,新里程健康财务管理部总经理刘军担任财务总监。新董事会采取一系列举措,促进了*ST恒康的稳定和发展,2021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78%。

  然而,2021年11月,据媒体报道,*ST恒康破产重整联合投资人五矿金通向甘肃省陇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关于提请更换恒康医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的函》,对管理人与上市公司破产重整存在重大利害关系和投票权问题提出异议。五矿金通同时也是持有*ST恒康12.59%表决权的第二大股东。

  这一信息,为12月1日召开的遴选会带来一丝变数。参与投票的有债权人代表、股东代表、职工代表和专家代表等。

  赣西肿瘤医院院长李水受瓦三医院委托在评审会上投票,瓦三医院是*ST恒康管理人确认的最大的普通债权人。

  李水仔细查看了两个重整方案后,判断:“新里程的重整方案,包括对债权人的方案、对医院发展的方案,既有战略眼光,又接地气,可操作性比较强。尤其是对未来医院的发展,看得出新里程具备管大型医院包括三甲医院的能力,我代表瓦三医院投票,我自己也是基层医院院长,看到这个方案会让我有信心。相信在新里程的带领下,恒康医疗可能走上一个更高的发展高度。”

  李水表示:“我们以前也接触过其他机构,他们的很多方案都趋向于资本运作,新里程是实实在在做医疗,所以我们倾向于选新里程。作为基层医院院长,包括医院很多职工,选择重整投资人的标准是希望医院有未来,而不是为了重组而重组,只解决眼前问题,更关注二级市场的收益,那样的话恒康医疗在重整之后依然走不远。”

  *ST恒康曾在9月2日公告,新里程健康与管理人签署了《重整投资意向协议》中,初步确定投资框架方案,并约定“若新里程在*ST恒康投资人遴选程序中最终被确定为重整投资人,则*ST恒康将以新里程提供的投资方案为基础制作重整计划草案。”

  这份协议包括债券清偿安排、出资人权益调整安排和重整后后续经营计划,可推测它们构成了新里程健康提交的重整方案,但内容不得而知。

  而作为上市公司实控人的阙文彬,进入“下半场”后保持着缄默。过去半年里,他在股吧多次被提及的情形,往往体现在减持*ST恒康的股票。根据*ST恒康11月27日公告,截至公告日,阙文彬所持公司股份累计被拍卖3163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96%。

  此前,阙文彬曾将股票质押给东北证券、华龙证券、深圳前海盛世辰金投资企业等机构;如今,随着*ST恒康的股价最低点的不足1元回升到4元以上,这些机构纷纷拍卖质押的股份以收回债务。